阿影_

头像来自岛。

=BULENG=:

【转发抽奖】明信片和书签的抽奖

☀转发+评论(转发就是下面的小箭头,转载到我的lof)抽四个人随机送P1P2中一个组合,一个人送锤基立牌☀
🍻后天5月16日晚上20:00开奖(包邮!)🍻

🐾P1🐾    ⭐铁爸爸+基妹+小蜘蛛明信片    盾冬书签    
⭐小蛛配奇组合明信片   盾冬书签
🐾p2🐾    ⭐盾冬明信片   黑豹书签
⭐双豹组明信片  铁爸爸书签
🐾p3🐾     ⭐锤基立牌

🌙🌙这里是书签和明信片的预售🌙🌙
(⭕❌看这里!!会按评论区的楼层抽奖,所以每个小伙伴只能占一个楼层!再强调一遍,每个人只能占一个楼层!!!❌⭕)

【拿到手的第一批打算送出去(●'◡'●)ノ❤就弄了这次抽奖】
[多说一句,真的非常感谢的大家的喜欢,现在的销量真的出乎我的预计,大家的评论我都在认真的看,最近比较忙没有一一回复抱歉了!]

【双豹组】偏爱

无意义甜饼,现代au,ooc,无差


Killmonger饿了,它在房间里踱步,不时抬头看看床上的一团发出呼噜声的隆起。Freeze窝在枕头附近,像是在发呆。Killmonger不似Freeze那般喜静,它向来没有耐性,暴躁又顽皮。它可等不到床上的人自己醒来,便在地上轻巧跃起,准确地落在那人脸上。

于是Erik在满嘴的猫毛和臭味中一脸懵圈地醒来了,睁眼就是自家主子放大的脸,凶神恶煞朝他龇牙。但Erik是什么人,他可不会轻易被这只橘猫吓到。他双手撑在猫的腋下把它拎起来,瞅了眼它的屁股,说:“Killmonger,你是不是该擦屁股了?”

Killmonger的气势瞬间弱了半分,但它仍旧保持着最后一点尊严在张牙舞爪,试图挠Erik。Erik把它放到了地上,从床上坐起来,然后抱起了走到他身边蹭他腰的Freeze,把脸埋在黑猫毛茸茸的身躯里,深深吸了一口,再满足地叹出声来。Freeze属于少见的不惧洗澡的猫,它总是被T'Challa洗得干干净净香喷喷的,也不如Killmonger那样没一会儿就仿若在泥地里滚了一圈回来。

“喵。”Killmonger发出低低的似乎带着不满的叫声。

Erik故意无视了这个一大早就拿屁股毛糊他一脸的家伙,下床朝洗漱间走。“现在几点了?”

“早上七点三十二分,先生。”是房子的智能管家。T'Challa听说妹妹Shuri要给他们安装这个的时候有些抗拒,他觉得并不需要。后来因为Erik想要,也就点头了。

但Erik听到之后却不淡定了,“我天,七点三十二分?!完蛋了,T'Challa为什么又不叫我,要是我迟到了一定要被骂的!”Erik是一个摇滚乐队的吉他手,每天都要去乐队驻扎地排练。他很喜欢这个,却因为五音不全无法成为最光芒闪耀的主唱,让他很是遗憾。

Erik以他生平最快的速度收拾了猫和他自己。由于追求速度抛弃质量,他把脏辫绑得乱七八糟,穿鞋的时候又太过于着急,他把门口柜子上的存钱罐给打翻了,也没有时间理会就出了门。

太阳渐渐西斜。当天色完全刷黑了的时候,传来了门把手被扭开的声音。

Erik回来了。

开门的时候家里黑漆漆的一片,他喊了管家开灯,客厅亮起来的瞬间,他看到那些大大小小的硬币仍旧躺在地上,孤零零的,零零散散的,和他出门时一样。

Erik将手中的外卖搁在柜子上,拿着罐子一个个捡回散落的硬币。Killmonger和Freeze迎上来,冲他喵喵叫。Erik挨个摸了摸它们,走到厨房准备吃晚餐。他从冰箱里拿出早上他喝剩的半盒牛奶,给猫咪们倒了一些,给自己倒了一杯。

练吉他,读书,健身,洗澡,边看无声电视边吃从超市买回来的玉米片。这时已经深夜了,猫咪们窝在他腿上和身边浅浅地睡着,洗衣机传来的阵阵喧哗显得格外大声。Erik对此感到懊恼起来,觉得或许会吵到T'Challa,通常这个时候他已经睡下了,想到这里,Erik才后知后觉T'Challa并不在家。

T'Challa彼时正在另一个城市的分公司出差。他刚刚关上办公室的门,还未行得两步,蓦地接到了Erik的电话。此时是凌晨两点多了,但他没有犹豫:“N'Jadaka。”T'Challa揉着眉心靠在门边,他扯松了领带,斜斜地站着。城市里暗淡的灯火透过走廊的玻璃墙壁投射过来,照亮了他眼底的笑意。

“我很想念你,T'Challa,还有你做的玉米片。你不在猫都不打架了,没有人叫我起床,房子一成不变,洗衣机里只有我的衣服。”Erik挠着怀里黑猫的下巴,猫咪从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,“你跟我说你很快就回来,现在已经过了八天了。”

T'Challa走到玻璃墙壁前,向下看去,看到他的秘书在向停车场走去。

“这边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,我明晚就回去。”T'Challa用工作机拨通了另一个电话,“给你和猫咪们都带了礼物。”

“我会期待的。”Erik笑道,“我明天去接你。”

“好,买好机票我会告诉你的。”T'Challa挂了电话,转而接起另一个:“项目企划是在你办公室里吧?给总经理过目后他签字了吗?”

秘书的声音里透着迷惑:“是的,经理已经签字了。您不是说要休息了吗?您已经工作一天了。”

“我不累,要快些处理完,你回去之后把文件都发给我,还有,请帮我将机票改签到明天下午,最好能赶上晚饭时间回去。”T'Challa边说边往旁边的办公室走去,他从接到Erik的电话起就一直在微笑,“有人等着我的玉米片呢。”

有人把你放进生活中,融入生命里,认真地惦记、想念着,这种感觉太甜了。

是恋人间悄然无声的偏爱。

——FIN

感谢阅读。

【双豹组】午后

毫无意义的小甜饼,ooc,无差,试图复健

咔嚓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什么沙雕技能名!”

……

咔吧。

“哇哦,这什么神发展?……ED倒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听。”

接着是一阵难以言喻的跟唱声。

……

炸响的怒吼——

“上啊!捅死那个混蛋!不要犹豫!”

咔嚓。

……

瓦坎达夏日闷热的午后,即使强劲的空调使室内变得舒适,仍不免令人心烦意乱,更何况不远处还有个人在卖力地制造断续又毫无规律的噪音,绕是T'Challa这样平时专注力惊人且好脾气的人,也终于忍不住从书桌后起身去责问罪魁祸首了。

“N'Jadaka,你在干什么?”国王陛下一边走一边问。

“嗯?我在嗑坚果,还有看动漫……咔嚓……我追的好几个番都更新了。啊对,陛下你能帮我弄杯苹果汁吗?”隐藏在沙发后只露出一脑袋脏辫的Erik Killmonger举起手挥了挥,“赏你点儿剥好的花生吃。”

T'Challa翻了个白眼,却还是依言给堂弟倒了杯苹果汁端过去。“你知道我在工作吧?”

“我当然知道。怎么了……咔嚓……伟大的国王陛下遇到难题了,需要求助高智商人群?”

“你太吵了,我没法专心看文件。”T'Challa从沙发背后绕到Erik面前,却在看清楚堂弟的状况后愣在了原地,神色怪异,“你这是……?”

Erik顺着兄长的目光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大长腿,然后朝T'Challa露出一个得意洋洋欠扁又傻气的笑容,“怎么样,我牛逼吧。我计算过了,这还可以放不少。”

只见Erik穿着灰黑色背心和牛仔裤瘫在沙发里,只戴了一边的耳机,混装着各种坚果的袋子和开壳工具搁在两腿中间,两条平放的健硕大腿上堆了一排各种形状糟糕的坚果壳,就像多了一层由果壳做成的劣质护甲一样,而且眼看着有向裆部蔓延的趋势。重点是——

垃圾桶明明就在不到两米处待命,他却非要把自己塞进垃圾堆里。

T'Challa用手指指垃圾桶,“垃圾桶明明就在哪儿,你为什么不去拿过来?”

“我不想。”Erik头向后仰,靠在沙发背上,露出流畅又硬朗的脖颈线条来。他就那么直勾勾地看着T'Challa,表情一本正经,“好热,好懒,不想拿垃圾桶,不想动。”然后伸出手,“苹果汁,哥哥。”

T'Challa被打败了。

他扭过头将杯子塞到Erik的手里,认命般地把垃圾桶放到堂弟跟前。

然而Erik只是喝了口苹果汁,不为所动,甚至继续剥起了花生。

意思昭然若揭。

T'Challa满是无奈地伸手拨拉掉Erik腿上的坚果壳,脑子里盘算着要让Shuri做点什么,可移动可控的垃圾桶之类的,由奇莫由珠控制……国王陛下想得有些出神,一抬头却被塞了东西进嘴里。

“你刚杀死了一颗花生,我的陛下。”Erik笑嘻嘻的,眼睛亮亮的,另一只手上还捏着半边花生壳,“要再杀死一只夏威夷果吗?”

空气中满是苹果酸酸甜甜的味道。

于是T'Challa单手撑住沙发靠背,毫无预兆地,迅速地,附身吻了下去。Erik嘴唇的味道乱七八糟,却依旧甜蜜得让T'Challa勾起了唇角。

一如既往的T'Challa式浅尝辄止,力道和眼神都很温柔,却又不可抗拒。后退的国王陛下看起来像偷腥成功的大猫,朝自家堂弟扬了扬眉毛,一脸愉悦又理所当然的“你不能怪我,是你太可爱了”的样子。

Erik翻个白眼,一仰脖啃了回去。

“T'Challa,陪我看。”Erik揪住T'Challa的衣领不放,保持着一个暧昧的姿势命令道。

敢命令瓦坎达的国王也是非常大胆了。

T'Challa却毫不留情地拍开他的豹爪,整理了衣衫,“我还有工作。”

“反正只要我在这你就没法专心工作。”Erik理直气壮,一副“我还不了解你和我的魅力吗”的模样。

T'Challa倒是没有否认,只是气定神闲地揶揄他,“难道你就能专心看了么?”

Erik心虚了,却依旧梗着脖子,“谁说我不能?”

T'Challa笑得宠溺,起身离开了,不一会儿又折返,手里多了个全息投影屏。

“能保持安静?”

“不能,不说话我难受……好好好,你别这样看着我,我尽量控制就是了。”Erik摆过头去假装整理身旁的沙发靠垫,躲开了T'Challa的目光,他总是受不了他这样静静地看着他。

T'Challa这才在Erik身旁坐下,开始办公。

Erik从瘫在沙发里变成了瘫在国王陛下的怀里,他将投影移动到了天花板上,继续一边看动漫一边与坚果的壳作斗争,偶尔给满脸严肃认真的T'Challa塞上一颗半颗坚果,或者给他的工作提些意见。

可是他究竟是在看动漫还是他堂兄呢,这就只有豹神才知道了。

——FIN

番外

Erik因为保持一个姿势太久感到了疲惫,于是调换了一个位置——

“N'Jadaka……”

“嗯?”

“你……洗脚了吗?”